林予曦麻豆传媒在线视频在线观看

林予曦麻豆传媒在线视频在线观看

大家都凝气屏神的等着林弘灏对温亮文章做出评价。

这个可是这次招生考试十八岁就拿了第二名的好成绩的学子,未来麓山书院的明日之星。

可是林弘灏却将文章给了温淳:“你们兄弟看看。”

温亮嘴角一扬,这是那自己的文章去指导他们呢!

“你们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待三兄弟看文,林弘灏才问道。

温淳:“辞藻华丽。”

温厚:“华而不实。”

温洛:“重点是什么?”

林弘灏点了点头:“不错,你们都看出问题所在了。”

他将文章给回郭夫子:“用词不错,只是辞藻过于华丽,模糊了主次。”

郭夫子表情一僵。

林弘灏说完又对对三兄弟道:“今晚回去,你们将刚才那篇文章修改一次,明天连同之前的功课一起交给我。”

帽子清纯女孩独自一人的圣诞时光

三人忙应下。

众人:“”

所以温亮的文章被林山长当反面教材来教导了吗?

温亮虽然一直在陪着同窗喝酒,但是一直留意那边的动静,听了这话,只觉一群乌鸦在头上飞过。

林弘灏布置完功课,又对郭夫子道:“今日成亲的是学院本次考试第二名的学子对吧?”

郭夫子本来已经觉得没有希望的了,听了这样那希望又死灰复燃,他点了点头:“对,山长看过了他的考卷了吗?”

“嗯,他人呢?”

郭夫子赶紧对不远处的温亮招了招手:“亮哥儿,你过来见过山长。”

温亮心中正郁闷着呢,没想到事情又有了转机,他赶紧走过去,对着林弘灏行了一礼:“学生温亮见过林山长。”

林弘灏点了点头:“你是不是捡到了一本手札,可以将那本手札还给我吗?那是我以前写的东西,不小心弄丢了。”

“咦?山长你怎么知道你的手札被温亮捡到了?”有人诧异道。

温亮原本因为被人灌酒发红的脸,此刻瞬间苍白下来。

他这次考试之所以这么高分,就是因为最后那道题他在那本手札上看见过,他觉得见解独到精辟,所以将上面的话几乎是一字不漏的找抄到考卷上了。

那道题许多学子都得了很低的分数。

他没想到他是书店附近捡到的一本手札会是林山长的东西。

林弘灏:“此处学院招生考试最后一道题是老夫出的,我那手札上有那道题的笔记。”

林弘灏这次之所以来吃这喜宴,就是想拿回自己不小心弄丢的手札罢了。

麓山书院的夫子一听便明白了。

温亮就是凭着最后一道题得分极高取得了此次学院招生考试第二名的。

当时部夫子看了那题的答案均拍案叫绝!

几人争着要收他为徒,没想到他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靠的不是实力,而是运气。

杨夫子这才明白为什么温亮最后一道题见解独到精僻,一针见血,和他前面的文风不一致了!

大家看了一眼温亮,又收回目光。

淡了――

众人收他为徒的心思淡了~~

温亮只觉浑身打从心底里发寒,仿佛此刻他脱光了衣服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一样!

又羞又冷!

今日怕不是他的大喜日子,是他的大衰日子吧?

奶奶是不是找错黄道吉日了?

他的眼前阵阵发黑,竟一头冲向地面。

“新郎高兴得醉倒了!”不知谁大喊一声。

场面一片混乱。

――

酒席过后,所有客人都已离开,天已经黑了。

屋里,小朱氏一巴掌打在温玉脸上。

温玉震惊的看着小朱氏,那双哭肿了的眼睛又再次盈满了眼泪。

“娘亲说过无数次,叫你不说话做事不要冲动,今天将杨老夫人彻底得罪了吧!本来想着林山长和他夫人和徐老认识,趁此结交一下,在徐老面前推荐一下你,现在都毁了!”

温玉:“我才不要认那糟老头做师傅!”

“你……”小朱氏扬手又想甩她一巴掌。

温婉赶紧拉住小朱氏,安抚道:“娘亲别冲动,妹妹也不想的,慢慢教就是。”

小朱氏收回手,气得不行。

这次婚事本应镇瞩目,可却成了城笑话!

朱氏害人害己重伤在床。

温玉丢名声,得罪了贵人!

温亮被人质疑没有真才实!

真真是倒霉透顶了!

温亮也一脸抑郁,最惨是他才对!

但他还是道:“娘亲也别气了,这事也不能怪玉姐儿。暖姐儿素来有瘟神之称,本就不该请他们一家。四叔一家搬出去后,咱们家好运连连,但他们一出现,咱家从来没有好事!”

小朱氏也悔不当初!

四房真和自己家相冲!

郭倩妮觉得自己才是最憋屈的一个!

洞房花烛夜成了家庭会议!

但她心里有疑问:“温淳他们怎么会拜了林山长为师?”

这才是重点好不好!

众人看向温家富。

“这我怎么知道,我天天在镇上酒楼打理生意。”老四家今日真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啊!

“你没有问爹吗?”

“问了,他更加一问三不知!”温家富郁闷的道。

废物!小朱氏在心里骂了一句。

她只要一想到四房的三个儿子拜了林山长为师,压了自己的儿子一头,她心里就像吞了苍蝇一样难受!

郭倩妮头痛,刚嫁进来就后悔是怎么回事?

决定明天亲自去打探一下,她站起来:“爹,娘亲,我先回房了。”

小朱氏点了点头:“好,亮哥儿你也快回去吧!”

~~

这一晚议论温暖一家的人,可不仅仅是大房,姑奶奶家也在议论。

朱氏和老爷子在房里也在为他们争吵。

来参加吃席的宾客都在议论。

——

第二日,太阳如常升起来。

温暖一家也如常忙活起来。

温淳三兄弟一早就去镇上坐马车去府城交功课。

王氏等人去了新房子那边准备午饭。

大灰和小黑上山了,今天大灰还将刚会跑的小白带上山了。

只有温暖一个人在家,她在捣鼓一只“土烤箱”。

她准备试做一些面包之类的点心吃食,到时候府城那家较小的铺子就做点心铺。

院门被敲响,温暖赶紧洗干净手中的红泥,跑去开门。

打开院门看见来人,微微挑了挑眉。